原本只是被客戶找去他們公司當採購人員,不小心誤打誤撞成為了日文翻譯的我。

 

今天的客人是來自大阪(おおさか)&新潟(にいがた)的K桑跟A桑。以前我總是會把新潟(汐)念成新瀉(洩),直到我認識了新潟人(一直把潟看成瀉藥的沒禮貌的傢伙

 

翻譯這件事情,除了基本的語言知識與概念以外,專業知識還是佔了絕大部分。目前的公司是電梯相關產業,然而我是個傳播系畢業、外掛阿宅的非本科出身的日文一級;每次被說是專業的時候都覺得超級不好意思的(其實我很多都聽不懂... 啊不過我還是裝懂一下下喔~)

 

反正專業用語的部分幾乎插不上手,所以最多只能跟客人拉低賽、聊聊台灣跟日本的文化差異啦、飲食啦、有的沒有的啦...(翻譯我覺得詞窮...)

 

總而言之,午餐時間去了公司附近的牛肉麵店。來自大阪的K桑覺得牛肉麵的牛肉麵(ぎゅうにくめん)超難吃的,上次還看過他整碗倒掉(OMG,是有難吃到這種程度?!)

在吃飯的時間順便小聊了一下,他說自己是關係人...啊、是關西人(耍冷),口味比較うすい(薄い),不像關東人喜歡加一堆醬油啊、弄得黑鴨鴨的;像餛飩麵(ワンタンメン)這樣,湯看起來乾乾淨淨的才對味。(啊原來是討厭湯黑黑的喔...早說嘛...可憐的那碗無辜的紅燒牛肉麵...)另外一位新潟的A桑很擔心自己點到雷,所以跟K桑點了一樣的餛飩麵。順帶一提,A桑吃完餛飩麵後還說好吃,看來真的是湯頭的問題。

然後呢~關於吃的事情、一定會問到臭豆腐啦

結果A桑說、日本人第一次來台灣吃到臭豆腐(しゅうとうふ)或香菜( シャンツァイ),一定會討厭台灣!是有那麼嚴重嗎?!所以說有香菜的豬血糕也默默進入雷區的意思嗎...。上次廣島的客人來的時候,因為廣島的名產是牡蠣(かき)、原本想帶他們去吃蚵仔煎(かきのオムレツ)的,結果沒想到廣島來的M桑說,他沒吃過牡蠣、也不吃牡蠣...啊大哥你都這麼說了,我的夜市小吃(B級グルメ)不就沒戲唱了嗎...(啊就不要吃不要吃不要吃啦...

 

然後一邊吃飯一邊閒聊來台中的時候在高鐵(日本人稱高鐵為新幹線しんかんせん)等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搭台鐵(日本人稱之為電車でんしゃ)客運(日本人稱為バス)大概要花多少時間啦,花多少錢啦~(關西的客人對錢非常計較,對設備和功能還有瑣碎的小細節也很うるさい)。總而言之就是閒聊(還好我很會拉低賽),跟客人培養一下感情、隔天工作的時候K桑還主動教了我一些工作上的知識(日本人就是一旦願意跟你交流的話就很照顧、很願意教的那種),瞬間覺得前一天的努力有了代價(努力跟去增胖...

 

順帶一提,因為前一天一起去吃午餐而導致我胖了0.4公斤的緣故,隔天就不跟他們去吃午餐了。老闆似乎念念有詞,午餐回來公司後還跟我炫耀說他們午餐去吃了我喜歡的麥當勞(マクドナルド),聽說是日本客人主動說要吃麥當勞的(兩個年過50歲的日本歐吉桑吵著要吃麥當勞嗎...),因為老闆聽不懂日本人說的麥當勞(沒錯,就是很不像麥當勞發音、比較讓人會想到火影忍者的鳴人的那個),結果貌似在路上繞了一下(難怪老闆回來又碎念了)才到達目的地。

 

不管到哪裡,帶客人或帶朋友去用餐都是門學問呢。聽大主管說,老闆每次晚餐都帶這兩位關西來的客人去吃韓國烤肉...都來台灣還去吃什麼韓國烤肉,老闆你只是懶的想新花樣、然後客人又不討厭就好吧?(看來老闆也是很敷衍的)不知道為什麼,老闆似乎很不喜歡帶客人去吃飯。我猜大概是語言上沒有辦法很順暢(也是托你們之間的鴻溝、我才有工作可以做),但是經過上次帶日本客人去逛花博的時候才真的了解到招待客人有多累(下次再寫一篇帶日本客人去逛花博的網誌。下次。)不管怎麼說,如果想跟客戶打好關係、一起吃飯、閒聊、開開玩笑之類的,是個很好增進關係的方法;我個人最喜歡跟朋友或者同事或者同學一起去吃飯了。吃飯時會放鬆心情,很多有的沒有的點子都會在這個時候跑出來呢~,雖然不盡然是有意義的事情,但是透過對方的思考邏輯去理解這個人、也算是滿有趣的。

 

話說,K桑對於台灣倒垃圾的文化有點好奇。因為日本很多公寓、又有很多獨居老人、倒垃圾的地方跟時間又有限制,對於台灣這樣的情況是如何應對的也頗為好奇。如果剛好也跟我一樣身為一個日文翻譯的工作者,有客戶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可以趁著文化交流和日本客戶增進關係喔!啾咪~

 

 

創作者介紹

潮妹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